0128_a2074

2021年2月17日 作者 admin

   眨眼又是一个星期,在这七天里,周云凡施展“子午八卦针法” ,在不同的时辰,给徐老的十二条正经针灸治疗,焕发体内的生机。

   病情转好,女军官徐岚归队,周云凡送她上车离开后,接到朱千蕊的电话。

   周末朱千蕊加班,周云凡驾车去接她下班,走进康仁药业公司董事长办公室,朱千蕊还在忙碌。

   “周医师,黑灯瞎火地摸什么?”朱千蕊很不情愿地离开座位。

   周云凡强行关灯,不然的话,不知道她加班到什么时候,多好的周末,在办公室里浪费了,多可惜。

   “千蕊,看看的手都是瘦了一圈,这些天是不是没吃好睡好?”周云凡不舍得放开她的手,十分心疼地说。

   “也不是,只是比平时吃得少一点,至于睡觉,随便靠在那里,都能睡过去。”

   将要毕业的大学生,接手管理一家公司,管理经验方面略显不足,更何况还要整顿。

   周云凡通过伍大发的关系,高薪聘请四名退役女特种兵,保护朱千蕊。

   “小芳,她就是伍大哥说的小神医?”

   “对啊,我也是看过相片,见到他本人,我也是第一次。”

   “小芳,我觉得周医师同想象中不一样,颜值并不高,配不上我们老板。”

   黄色格子裙漂亮美眉居家甜美私房照

   “小梅,小桃,咱们别在门口说他,这样不好,他是郑芝嫂子的救命恩人。”

   周云凡如今听力相当好,听到外面女保镖的低声谈话,不置可否地一笑。

   六个人三辆车,驶离了康仁药业公司,自从朱千蕊接手公司后,周云凡同她还没有单独吃过饭,驾车来到步行一条街,里面有一家名气不错的火锅店。

   火锅店的生意这个时间段,不是太好。四名女保镖的姿色都是上上之选,颜值只比朱千蕊低那么一点,六个人进店,一下子吸引店里面无数人的目光。

   火锅很快就准备好,一人一杯橙汁,就在开吃后不久,美女效应开始出现,店里的男客人多了起来,其中有一名男子看见朱千蕊后,暗中接连发短信给他姑父,他姑父是康仁药业的股东之一。

   朱千蕊把四名女保镖当成是自家姐妹,让她们没有拘束感,她接手康仁药业公司,先前很多同朱富贵有仇的人,知道公司易主,各方面都有人对公司刁难。

   喝光杯里的橙汁,朱千蕊就大杯大杯地喝啤酒,有周云凡这个靠山在,她整个人特别放松。

   “周医师,要不辞职算了,过来当老板,我替打工?”朱千蕊开始释放心里的压力。

   “千蕊,我相信的能力,让我来管理公司,那不乱套了。放心大胆按照设想去做,大不了赔点钱买经验,没什么大不了的。”

   “噢,话是亲口说的,如果我把公司弄倒闭了,可别怨我。”

   “嗨,不会怨。”搂着朱千蕊的小蛮腰,低头相吻。

   “唔小芳她们在外面.”

   小芳她们四个保镖,从话里听出一些东西来,原来周医师是公司的幕后老板,先前咱们在董事长办公室门口瞎说,她们相视苦笑了一下。

   吃到中途,从店外面进来者十个混混,奇装异服,各自顶着一个很另类的发型,进店后就吆喝起来,就连店内两桌正在划拳喝酒的客人,都停了下来。

   呼朋唤友,过来吃个饭,喝点酒,开开心,没谁想招惹混混。

   周云凡的眼力相当好,这些进来的混混们,睁着色狼般的眼睛,都往这边瞧过来。

   看到周云凡身边的五个美女后,就没有入座的心思了,嘻嘻哈哈地走过来。

   “美女们,不介意咱们过来拼桌吧?”其中那个脖子上挂着金色项链,脸上有一条长疤的混混,看来是这群混混的头目。

   “滚!长得丑不是的错,出来呕心人就是的错!”不等朱千蕊说话,周云凡大声呵斥。

   “吆喝!美女老板没说话,这个小白脸,人模狗样地说什么?老大,让兄弟们废了他!”

   刀疤男摆了下头,朝周云凡挥手凌空一切:“上!”

   就在四名女人保镖准备出手的时候,周云凡手里的方便筷子,如同离弦的箭。

   嗖嗖两声,刀疤男和先前骂人的混混,他们的膝盖骨,被方便筷子击中,轰地两声,栽倒在地!

   其他的混混如同被人使了定身术,呆立当场!他们平常耀武扬威欺负的都是普通人,遇上高手就傻眼了。

   短暂的愣神后,混混们看到老大吃了亏,立即把身边餐桌上的啤酒瓶,拽到手里,眼睛里闪着凶光,疯狂地蜂拥而上。

   小芳她们四名美女保镖,立即把手里的玻璃杯掷了过来,好几个混混被酒杯打中额头。

   四名女保镖如同豹子一样,冲进混混群里,使出军体拳,那些混混那里见过这种场面,火锅店立即砰砰嘭嘭!店里的其他客人惊慌失措地躲避。

   在大老板面前,四名美女保镖放开手脚,不到三分钟,十多个混混倒在地上惨叫。

   周云凡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从那些客人当中,注意到一名男子,起身走了过去,从那个人身上搜出手机。

   “呦噶!还得指纹解锁?”

   “是自己主动解开,还是我揍一顿再开锁?”

   “为什么抢过手机?我现在就报警!”这家伙两部手机,闪开几步,准备用另一部手机打电话报警。

   周云凡一掌甩在他脸上:“啪!”好一声脆响,这一记耳光把那名男子给打懵了,捂着脸怵着,不敢乱动。

   “一边脸大,一边脸小,握草,还得给整容!”反手又甩了一掌,那名男人双手捂着脸,身颤栗,如同打摆子。

   周云凡把手机伸到那名男子眼前,那名男人战战惊惊,解开手机锁屏。

   翻看手机里的短信:“还真是欠揍!”朱千蕊走过来,从周云凡手里接下手机,看过短信后,眼睛里闪过一丝厉色:“卢君,梁大伟是姑父?”

   “董事长,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不关我姑父的事求放过我.”

   “放过也行,火锅店的一切损失,算头上!”朱千蕊眼底闪过慧黠的眼神。

   “谢谢董事长”卢君诚惶诚恐,真是不作死,就不得死,这是踢到铁板,只能是自作自受。

   把卢群手里的短信转发到自己手机上,再次拿手机,秒拍了几下,回去的车上,周云凡问道:“千蕊,梁大为是谁?”

   “公司一个股东,就是他纠合小股东,常在董事会肆意刁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