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8_a2080

2021年2月17日 作者 admin

林青云一听乐坏了。

“前辈请上车,我立即带您去一个安静的地方。”

“嗯!”赵明摆出大爷的谱。

“师父!”何天霸和姜艺霖下车,见到赵明,何天霸脸色微变,姜艺霖却哭着喊着扑了过去,跪在了赵明的面前。

“哎呦喂,小子还活着呢?”赵明见到姜艺霖,顿时大乐。

“是啊是啊,承蒙林教主赏赐我逆天丹,如今我的修为已经达到造化境前期了。”姜艺霖献媚的说道。

“哦?”赵明大为震惊,紧接着动起了坏心眼,道:“为师交给一个严峻的任务,现在立即前往红山旅店和屠龙酒吧,我想钱龙这会儿还没离开酒吧,顺着红山旅店到屠龙酒吧的路,去给我把谢梓阳抓来,老子要万她个三天三夜。”

“红山旅店和屠龙酒吧在哪?”姜艺霖压根就没来过马塞卢。

“姜艺霖,上车吧,让司机带去,他知道路线。”林青云说道,得到了赵明,如果能够再杀掉钱龙,那就太爽了。

“好!”姜艺霖立即转身跑进车里,告诉司机地点,司机当即速朝着目的地狂奔而去。

……

就在林青云遇到赵明的时候,钱龙三人正好离开屠龙酒吧,因为酒吧距离红山旅店不远,就在一条路上,三人也就没有坐车,步行前往红山旅店。

清纯妹纸白纱长裙百花丛中优雅起舞写真

“梓阳,这段时间累坏了吧?”钱龙牵着谢梓阳的手,问道。

“不累,就是无聊了点。”和心爱的人手牵手压马路,谢梓阳心里美滋滋的。

“的修为太低了,已经无法承受当下的战局,我有个办法让提升一级修为,不过得回中华阁。”钱龙说道。

谢梓阳吃了逆天丹,已经无法再继续修炼了,可如果用克洛博士的方法,把谢梓阳变成血族人,拥有了狂化能力的谢梓阳,修为自然就能提升一级了。

“我可以不做战斗人员,可以和韩羽一起负责情报。”谢梓阳好不容易有个和钱龙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可不想放弃。

“行吧,那等到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再回中华阁。”钱龙明白谢梓阳的心意,只是不好点破,毕竟他无法给谢梓阳承诺。

“嗯!”谢梓阳娇羞的点头。

卜天歌跟在后边,看着撒狗粮秀恩爱的钱龙和谢梓阳,恨不得一脚把钱龙踹开,自己去牵谢梓阳的手。

他心里很不是滋味,钱龙才21岁就有一堆女人了,而他三十好几了,还是个初男。

“钱龙,受死……”

突然,马路上传来一道满含杀意的声音,紧接着一道身影超人似得朝着钱龙飞来,手里的剑散发着惊人的寒光,直奔钱龙的脑门子。

“姜艺霖?”钱龙闻声转头看去,可看到姜艺霖的时候,姜艺霖的剑已经距离他不足一米了。

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躲闪,只来得及推开谢梓阳。

“混账。”千钧一发之际,卜天歌出手了,他没有去挡姜艺霖的剑,而是取出一根七尺长的锥子,直接刺向了姜艺霖的脑袋。

围魏救赵!

姜艺霖吓了一大跳,他没想到钱龙身边竟然跟着一个木乃伊高手。他有把握一剑刺穿钱龙的脑袋,可那时候卜天歌的锥子也能刺穿他的脑袋。

姜艺霖不想死,所以他放弃了刺死钱龙,用剑格挡卜天歌的锥子。

嘭!

宝剑和锥子相撞,卜天歌倒退三步,姜艺霖则借助反震之力潇洒落地。

“切,我还以为多强呢,原来不过是空冥境大圆满而已。”确认了卜天歌的实力,姜艺霖不怕了。

钱龙倒是大为震惊。

同样是隐江湖四大天才,季雨楼的修为只有归元境大圆满,而卜天歌的修为竟然达到了惊人的空冥境大圆满。

要知道即使很多人穷其一生,也达不到空冥境,卜天歌才三十来岁,就达到了空冥境大圆满,不愧是天才。

“姜艺霖,如果我没猜错,是赵明告诉我在屠龙酒吧的吧?”钱龙冷声问道,心里却紧张了起来。

姜艺霖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不用猜也知道姜艺霖一定是吃了逆天丹。

以他和卜天歌的实力,根本不是姜艺霖的对手。

他倒是可以带着谢梓阳施展一瞬千里逃走,可卜天歌怎么办?卜天歌可不会如影随形。

“没错,是师父告诉我的,师父说了,他要玩一玩谢梓阳,钱龙,我劝乖乖交出谢梓阳,我可以饶一条狗命,否则哼哼……”姜艺霖嚣张道。

钱龙没理会姜艺霖,而是询问的看向卜天歌。

卜天歌摇了摇头,意思是说他打不过姜艺霖。

钱龙顿时皱起眉头,看来今天想要三人一起身而退,得用脑子了。

当即一脸怕怕的看着姜艺霖,问:“……说的是真的?”

“当然,大爷我一口唾沫一个钉,说话向来是很算数。”姜艺霖傲气冲天,感觉自己现在简直牛逼的不要不要的。

“好,那把谢梓阳带走吧。”钱龙牵着谢梓阳的手,送到姜艺霖手里。

姜艺霖握着谢梓阳柔软无骨的小手,顿时有些心猿意马,打算先找个酒店爽一爽,爽够了再送给赵明。

“钱龙疯了?为了活命,竟然把自己的女人送给别人?”卜天歌怒了,他没想到钱龙竟然是这种贪生怕死的人。

“我这还不是为了救?我有把握带着谢梓阳身而退,可必死无疑。”钱龙假装愤怒道。

“我不用管,带着谢梓阳先走,我和这个王八犊子拼了。”卜天歌怒道。

“别吵了别吵了。”姜艺霖松开谢梓阳的手,横剑指着钱龙和卜天歌,冷声道:“今天们都得死,谁也走不了。”

“……说话不算话。”钱龙假装恼怒。

“哈哈哈哈!”姜艺霖得意的狂声大笑,道:“钱龙啊钱龙,我的话也信?”

“我不信,从来就没信过。”钱龙突然笑了,把卜天歌搞得莫名其妙。

“笑什么?”姜艺霖也纳了闷了,问道。

“看看自己的左手。”钱龙笑眯眯道。

姜艺霖顿时乖乖的看向左手,脸色刷的就变了,只见左手掌心漆黑一片,显然是中毒了。

“…………”姜艺霖惊怒的指指钱龙,又指指谢梓阳,一下子明白了。

怪不得钱龙那么爽快的把谢梓阳的手交到他的手里,原来钱龙这个王八蛋在谢梓阳的手里放了毒,故意让谢梓阳传染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