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8_a2074

2021年2月18日 作者 admin

周云凡浏览了一遍里面的资料,抬眼对杨语嫣说:“这是老周家所有的产业资料?你是从哪里搞来的?”得确定这些资料的真实性,不让自己的判断出现偏差。

杨语嫣用牙签从那盘水果沙拉里面,挑起一块苹果丁,往嘴里送,咀嚼了几下后说:“二舅是董事长,我妈是总经理,二舅得了癌症,我妈盘接手,白盛远那个混蛋欺负人。”

“噢?你妈是总经理,那你爸又是什么职务?”周云凡当然得证实一下。

“我爸是财务总监,以前他们回到家里,很少吵嘴,只是最近一年多来,两个人常常因为老周家的生意,吵得面红耳赤,烦都被他们烦死了。”杨语嫣的双眼有些黯然神伤。

周云凡恍然大悟,怪不得表妹不远千里来到江州,寻求援助,当真是性情中人,赤子之心,讨人喜欢。

“嗨,这才多大一点事嘛,放心好了,先让白盛远嚣张一段时间,到时候让他想哭都没眼泪哭出来。”周云凡只好表态。

随后掏出手机,拨打易雪灵的电话:“灵儿,今天回来吃午餐.对对对,白乐乐和叶沁馨都叫回来。”

挂断通话后,转而拨打赵玲珑的电话,叫她也回来吃午餐,赵玲珑在手机问道:“实习生,家里来客人了?”

“对,我堂弟和表妹来了,烦请玲珑姐你这个女主人,回来招待。”周云凡轻言细语,十分温存地说。

其实先前魏琳儿离开客厅,她听力出色,听到周永宁和杨语嫣前来求援,就给赵玲珑打电话透露说是怎么一回事,都是自家姐妹,赵玲珑同魏琳儿的关系很铁。

“好,我现在就回山庄。”赵玲珑立即答应下来,挂断电话后,紧接着拨打叶灵竹的手机,叶灵竹刚好今天早上从天京市回到江州,立即答应马上赶到“灵韵山庄”。

赵玲珑这个人气度不凡,接着打电话给表妹韩信明珠和刘艺菲,她把周云凡身边财富圈里的重要成员,部叫到山庄聚餐,并且打电话到“明珠国际酒店”,叫了送餐服务。

清纯美少女学生制服清凉可爱写真

赵玲珑同周云凡一样,习惯让专业人士做专业的事,她更侧重于行医,专注于治病救人,周云凡打趣她是医痴,她早就默认了。

午餐时分,赵玲珑同易雪灵,白乐乐,叶沁馨她们相约,同时回到“灵韵山庄”,走进客厅,没看到周云凡的堂弟周永宁,表妹杨语嫣,就坐到周云凡身边问道:“实习生,客人呢?”

“朱婉容同魏琳儿陪他俩去后山泡温泉去了。”周云凡腻歪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说。

赵玲珑把他拉起来坐好:“实习生,做为帅哥的评判标准是,行如风,站如松,坐如钟,瞧你这幅腻歪的慵懒样子,身上仅有的一点帅气没了。”

周云凡笑着补上一句:“玲珑姐,还要不要笑不露齿,行不摆臋,不搔首弄姿,三从四德什么的?”

易雪灵,白乐乐,叶沁馨,三个人刚好坐在茶几对面喝茶,听到周云凡这句插科打诨,立即笑喷了,好象反应得快,急忙转头,没把茶水喷到赵玲珑身上。

只不过周云凡就没这么幸运了,这个始作俑者,几乎同时被三女嘴里的茶水喷中,弄得狼狈不已。

这时候,叶灵竹刚好从客厅门口进来,看到这精彩的一幕,酷酷一笑,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没让自己笑出猪声来。

韩明珠和刘艺菲是在开餐的时候,才赶到“灵韵山庄”,她俩之所以晚点,那就是先前接到周云凡一封邮件,让她俩了解老周家的三家上市公司为什么停牌。

在改建后的中西两用餐厅里,周永宁同杨语嫣坐在周云凡身边,两个人震惊之极,可以说他们所在天京市的纨绔名媛圈子,同周云凡身边的这个圈子相比,真不够看啊。

赵玲珑是天京市赵家赵老太爷的掌上明珠,易雪灵是易家易老爷子最宠爱的谪孙女,白乐乐是白家白老爷子的宠爱的孙女,对!还有叶沁馨更是叶家叶老太爷甚为看好的晚辈。

至于叶灵竹在天京市纨绔名媛眼里,那就是传奇,至于韩明珠和刘艺菲,周永宁和杨语嫣并不认识,不过从她俩身上的气质来看,肯定是不凡之人。

赵玲珑身为女主人,在接风洗尘的酒会上,自然把在座的人,相继介绍给周永宁的杨语嫣。

没有去酒店,不过周永宁和杨语嫣听说,这是从明珠国际酒店用餐车送来的招牌菜,心里就不淡定了,能让五星级酒店随叫随送,还真不是一般人做到的。

午餐后,周云凡把杨语嫣带来的那个移动硬盘,交到易雪灵手里头:“易总,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从资料里挑选有发展钱景的产业,帮扶一下,其它的就让它们破产倒闭,避免浪费人力财力。”

“好,我们会商量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案,尽能力让有钱景的产业,起死回生。”这就是易雪灵的态度,她带领财富圈子的成员,立即去了书房做分析做评估去了。

在客厅里,杨语嫣坐在周云凡对面:“大表哥,你把所有事交给她们去做,行不行?”

周云凡笑而不语,朝坐在身边的赵玲珑瞅了一眼,玲珑姐立即明白他让她代言。

就笑着说:“语嫣表妹,你不用担心,老周家鼎盛时,也只不过区区七百亿的市值,现在大多数到了崩盘的边缘,多数资不抵债,实在救治不了,就算破产也没什么不好。”

“玲珑姐你怎么这样说嘞?我们家破产了,今后怎么活。”杨语嫣有点不知所措。

赵玲珑淡然处之地说:“没听说过破而后立?老周家是该变革了,产业的发展不能与时俱进,倒闭是迟早的事。”她并不看好周云凡拯救老周家的产业。

她同周云凡一样,对天京市的老周家没有归属感,势利心重的人在老周家,如同蛀虫一般蛀食家族的利益,家族产业破产是必然的结果。

假如说周云凡不出手帮扶,老周家马上沦落到三流家族,甚至可能不入流。

周云凡听到玲珑姐说得这么直白,堂弟和表妹的脸色很难看,不由得心一软:“放心好了,总会从中挑出有钱景的产业,会让你们衣食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