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9_a2082

2021年2月18日 作者 admin

♂ ,

“姐,你蹲下。”萧晓盯着那辆黑色的丰田越野车缓缓地按着凌然的肩膀让她蹲下。

这个点,在这里玩车震?应该不可能吧。

况且敢玩车震的人警觉性不会这么差吧。

这可是魅影集团的专用停车场,只有员工才能进入呢。

而员工看见萧媚过来非但没有掩饰,还来的更加凶猛,这不是找死吗?

“那辆车是谁的?”萧媚假装开车门轻轻地拍着凌然的手臂询问道。

“我不知道,公司所有人的车都停在这里。”萧媚摇着头。

“也对,咱们公司福利好,都买上车了。”萧晓点着头。

打开车后抓着萧媚的包就扔到了驾驶室,然后给萧媚指了指旁边的石柱。

萧媚给萧晓投以“你小心”的神情然后乖乖的躲了过去,不给萧晓添麻烦才是现在最应该做的啊。

淡淡的关上车门,萧晓朝着越野车靠了过去。

带红帽子的清纯养眼少女

车辆的震动停止了,萧晓脸上的散漫也变成了严肃,而萧媚则是躲在石柱后面弹出个脑袋看着萧晓。

“砰!”忽然,越野车的车门直接朝着莫问飞了过来,从后排钻出两个穿着紧身皮衣的女人。

这哪是什么普通的车震啊,说SM完都说得上去,这两个妞手里还提着长刀,太夸张了。

“玫瑰杀手团?”萧晓盯着她们惊讶的说道,玫瑰杀手团不是在露丝的引导下和萧晓成为合作伙伴了吗!

不过萧晓显然没有多余的遐想时间。

“杀!”那两个妞一点都没有停顿,不由分说的就朝着萧晓冲了过来。

“来真的!”一刀闪过来,瞬间萧晓的衣服就破了,想不到啊,这两个妞的速度这么快。

两个妞用继续攻击回答了莫问的话,肯定是来真的啊,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闪避当中,萧晓瞧见了拽着小拳头满脸紧张的萧媚,萧晓也不敢过多玩闹让萧媚担心了。

“哈!”嬉笑中,刀刃从萧晓脸蛋旁不足一厘米划过,说不定把几根较长的寒毛都斩断了。

也就是这么惊心动魄的时候,萧晓钻进了其中一个妞的怀中,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膝盖顶在她的腹部,膝盖则是迅速的往下一劈,分分钟折断了这个妞的手腕。

“哼!”

“啊!”

又是两道声音,前面一道是另一个妞发出的,后面的惨叫声则是被萧晓折断手腕的妞发出的。

不是疼的,而是不甘心啊。

因为当她失去战斗力后,为了能够干掉萧晓,和她前一刻才“车震”过的同伴竟然毫不犹豫的砍断了她的手臂继续朝着萧晓攻击。

也正是这样忽如其来的自杀式攻击,萧晓就算是反应过来,但是腰部还是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真是变态。”看着旁边因为疼痛打着滚的女人,萧晓嘀咕着。

对自己的同伴都是这个样,难道这些年“玫瑰杀手团”为了完成任务变得这么的残暴了吗!

不过却没有过多的时间给萧晓感叹,因为这个残暴的妞还在攻击啊。

刀刀的致命,这个辣妞甚至使出了同归于尽的打法。

这使得萧晓不得不多想。

“玫瑰杀手团”的焊妞可不是这种为了钱然后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的主啊。

这样的死士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你们到底是谁!”几番想不出结果,萧晓也火了,脑细胞死了这么多还没有答案,这不是证明他以前白混了吗?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白混的,萧晓转守为攻,由掌变抓朝着辣妞的长刀抓了过去。

“嘶!”萧晓倒吸了口凉气。

破釜沉舟的气势瞬间就被破灭了。

刚才还没有发觉,现在只能暗叫“不好!”

刀刃上尽然有毒,瞬间手掌就是麻酥酥的短暂的失去了反应力。

趁着萧晓顿住的瞬间,辣妞的长刀直戳萧晓的面门。

萧媚已经吓得捂住了嘴巴,唯一能做的就是祈求萧晓爆发,这可是她无敌的老弟啊,怎么被压制了啊。

“吼!”低吼声从萧晓嘴里发出,张大的嘴巴甚至还喷出了些口水沫。

像是扔铁饼似得,萧晓大力的转身,胳膊肘子击打在辣妞的脖子上,辣妞的长刀也因为关系在萧晓的脖子上划了一道口子。

“砰!”

辣妞撞在旁边的一辆车上又弹回到地面动弹不得了。

“什么人派你来的!”捡起另一柄长刀,萧晓一步步的靠近瘫在地上手臂断掉还在流着大股鲜血的另一个辣妞。

或许是畏惧于莫问的气势,或许又是同伴的下场把她给震撼到了,反正她明白,萧晓是一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故而拖着断臂蠕动着往后退。

就连断臂都没有嚎叫的女人现在竟然产生了恐惧感,这无疑让萧晓心里产生了很爽的征服感。

“说!”见她还是咬着嘴唇一字不发,萧晓冷冷的呵斥道。

“你最好住手!”女人没有说话,背后却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萧晓浑身一震,缓缓地转过身。

两个男人已经站在了凌然的身边,其中一人手中握着同样的长刀比划在萧媚的脖子上。

“放了她。”萧晓深深的喘了口气后说道。

“你先让她过来。”站在萧媚身边的男人点了支烟指着萧晓背后的辣妞说道。

“可以。”萧晓摊着手无所谓的说道。

看样子这群人的目标不是当场把萧媚给干掉,只要有谈判的机会,那就有机会把萧媚给救回来。

萧晓往旁边迈了一步,给予断臂辣妞离开的空间。

然而因为失血过多导致的虚弱可不是意志力能够弥补的,试探几次后断臂辣妞都无法站起来。

萧晓脑袋里面也像是算盘一眼开始琢磨了。

因为他的大意,使得萧媚现在又陷入了危险当中这是不可否认的,所以要迅速的弥补。

“老姐,闭上眼睛,把这一切都当做做梦。”萧晓忽然出声说道。

萧媚小鸡啄米似得乖乖的点着头,然后闭上了眼睛,可是脸上不由自主颤抖的肌肉却出卖了她现在内心深处的害怕。

“真是一群废物!”狠狠地把烟头丢掉,男人骂道。

“废物?”萧晓皱褶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