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0_a2066

2021年2月18日 作者 admin

   “明明叶家有两人考功名,你到好,护着你儿子,却毁你孙子,你这么厉害,咋不去爷爷坟前说呢?”

   “是了,清明你就没去上坟,你是心中有愧,不敢见爷爷吧?”

   叶青凰扶着叶子皓站在陈飞身后,既不上前,也不退后。

   她的声音清脆而铿锵,搓地有声,让四周人群变得安静起来。

   “为了五两银子,你把我爹气到吐血,生死不知,你却弃他而去,你若觉无颜见他而离开,旁人也怪不得你。”

   “但你为何把爹的钱部拿走!让他没钱治病!你是要他死吗!吐血还不够,你是要他死吗!”

   想到当天爹绝望而黯淡的眼神,叶青凰声音凌厉而高昂起来。

   “我爹哪里不如你的意了!年少走贩,赚了钱就置家业,爷爷病重就回家种地伺老!以他一人之力让叶家发家!为兄弟娶亲,分家分田地!”

   “我爹他对得住叶家任何人!也包括你!”叶青凰突然伸手指着叶老太太,“你还骂!你哪里有脸骂!”

   “若没有我爹,你那疼爱的好儿子叶重华,有那么舒服的读书日子吗!早就做工学手艺去了!”

   “我爹病了不能赚钱了,你们就这般欺他!害他!抛弃他!你是怎么当人娘亲的!你生的是三个儿子不是一个!”

   最后的话,叶青凰怒吼出声。

   可爱清纯的小女神-曹安娜唯美写真

   就连叶老太太都给震住了,瞪着叶青凰,嘴唇嗫嚅着,半天没有找到声音。

   “子皓有读书天份,他爹就没有吗!为了供弟弟读书,他爹放弃学业去学木匠,可供出什么玩意来了?害他儿子!”

   “你!还有你那最疼爱的儿子!你们母子心安理得享受着大房和二房的供养!吃饱喝足却在那想着怎么害人!害自己的亲人!欺凌自己的晚辈!”

   反正面子里子都撕开了,那就结怨到底!

   叶青凰厉声质问着!

   “说得好!这种浑人坏蛋!就该骂!”

   “还有脸骂上门来!仗着是奶奶就可以这般欺负人吗!”

   “走,揪她去找叶重华!这也欺人太甚了!”

   “……”围观的人群也沸腾了,因为叶青凰的质问而气愤、而激动!

   “没想到你这个白眼狼越发嘴皮子毒了,老婆子说你不过!为了我儿功名,我忍了!往后!我没你们这样的孙子!我也不承认你这样的孙媳!”

   叶老太太气得直哆嗦,知道今天骂不过这么多人,手指着叶青凰一通骂,最后一甩袖,转身就走。

   叶重皓始终沉着脸没有吭声,但他眼中的悲伤却浓得化不开,就连旁人见了也不禁摇头叹息。

   摊上这样的奶奶,真是倒霉。

   “叶案首你别难过了,这么偏心的奶奶不值得你难过!”

   “是啊,你要赶紧养好病,别误了读书!我们可是看好你的!”

   “案首娘子,要做些好吃的给案首吃啊,瞧他瘦成什么样儿了。”

   “这哪是吃的问题啊,人家是气病的,忧思太重而暴瘦了吧。”

   “看开些吧后生,你若消沉,才是让对方得意呢。他们不想你考功名,你偏考上去给他们瞧瞧!”

   “就是就是!考个解元回来!”

   众人纷纷劝说、安慰。

   叶子皓什么话也没有说,再次一揖到地,久久没有起身。

   千言万语、不论是感谢的还是祈求的,都在这一揖之中,表现出来。

   众人顿时沉默了。

   叶案首都被欺到这地步了,竟然还求他们不要说对方的坏话?

   众人叹气,便纷纷离去。

   “赶紧回去吧,别冻着了。”郑夫人也叹气,只得劝着。

   “多谢。”叶青凰开口道了谢。

   扶起叶子皓时,叶子皓头晕,脚步踉跄了几下,吓得叶青凰双手去扶住他。

   “堂哥,你别难过了,奶奶已经被蒙蔽了心,没有咱们了。”

   叶青凰声音哽咽,为叶子皓而心疼。

   “嗯,我们回去吧,陈飞你也赶紧收拾着出门。”叶子皓声音有些沙哑,微微颤抖。

   他们转身时,就看到小的们都在虚掩的门后看着,个个眼泪汪汪。

   “奶奶怎么变成这样了啊!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叶青喜无法接受变得这般狠心绝情的奶奶,哭了起来。

   叶子晨是二房的,并不是每天都见着奶奶,叶青喜是大房的,与生活在大房里的奶奶见面自然多。

   虽然奶奶总喊二姐做事,但对他们也还是可以的,有衣穿、有饭吃,也没打骂过他们。

   可如今为何……

   “你们记住,奶奶只是拎不清道理,信心三叔,她只是老了,不要跟她一般见识,真正的坏人,是三叔。”

   “三叔妒嫉堂哥读书比自己好,院试成绩比自己好,一直在算计堂哥。”

   “如今借着奶奶离家难回、心情急躁,祸水东引,将所有的错怪到堂哥头上,唆摆了奶奶埋怨堂哥,而跑来骂堂哥。”

   “在奶奶一个没有见识的农家老妇人心里,只是骂自家孙子,但她不知道,她这怒骂,被有心之人利用,是可以毁掉她孙子前程的。”

   “她也没有想到,她兴之所致跑来一骂,她的孙子却不听她的,没有达成她所愿,怒气、怨气,几个月来解不开的所有矛盾,都怪到了堂哥头上。”

   “堂哥一人,承受了奶奶和三叔对我们大房和二房所有的冲突、怨恨、和算计。”

   “我和堂哥都清楚,却无力去解决,现在,只能先保护住自己的名声,反击三叔的行为。”

   “但没想到,都到这份上了,奶奶还能骂上门来,我猜,三叔这次并不知道奶奶会过来,若是知道一定会阻止。”

   “毕竟,这件事情,县城的人是站在堂哥这边的,三叔得了骂名,如今之计,是要挽回他自己的名声,而这时候,奶奶最不该做的,就是继续来骂。”

   “但奶奶还是来了,说明三叔不知道。而我们不能把奶奶真的怎么样,跟她讲道理也是讲不通的。”

   “你堂哥不能不出面,出了面也开不了口,好在还有人帮骂,只希望今天这事,能让奶奶以后不要再找我们的麻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