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_a2054

2021年2月19日 作者 admin

   那个强了你,至今还没被你找到的人!

   一句话,本以为宁侯会脸皮挂不住拂袖而去。毕竟,在宁老夫人说出这话后,他脸色可是都不同了。

   然,没曾想,不过瞬间,脸色就恢复如常。拿起手边茶水喝一口,抚去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抬眸看着宁老夫人,微微一笑,又是一副温和优雅,孝子贤孙的好姿态。

   “祖母,您老这就不厚道了,您这不是故意挑孙儿伤口吗?”

   宁老夫人听着这话,再看宁侯这好心性的模样,轻哼一声:这厮脸皮可真是越来越厚了。

   “京城这么多女儿家你不选,偏相中一个强了孙儿的人,您这不是故意作孙儿吗?”

   强了!

   这两个字,宁侯倒是说的风轻云淡,似已完无所谓了。可心里,是否也是如此呢?

   宁老夫人看着宁侯道,“如果我就是中意她呢?”

   宁侯听了笑了笑,好脾气道,“若是祖母真中意她。那,孙儿一定把人找到,然后把她娶回来给你做孙媳妇儿。”

   “是吗?”宁老夫人满是怀疑的看着宁脩。

   宁侯嘴角挂着笑,好脾气道,“反正都被强了!强一次也是强,强一辈子也是强,都没差。”

   貌美女子温和如清风图片

   宁老夫人:……

   “你,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别在我眼前晃悠。”

   被嫌弃,宁侯一点不恼,笑笑离开了。

   他这会儿也确实需要个凉快的地方,祛除一下心里的燥热。

   宁侯离开,站在宁老夫人身边吴嬷嬷,轻声道,“老夫人,侯爷他刚才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当然是真的。”宁老夫人喝一口水,道,“他一定是会把人找到的。不过,找到后不会把人娶了,肯定是会把人弄死。”

   吴嬷嬷听了暗暗点头,这倒是宁侯会做的事。

   “吴嬷嬷。”

   “老奴在。”

   “宁脩别的事咱不管。但,这件事你一定要让人给我盯紧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先宁脩一步把人找到。”宁老夫人低低缓缓道,“能让宁脩吃亏的人,可不能轻易就没了。”

   天天祸害别人的人,有一天突然被人祸害了。如果是别家长辈,肯定十分恼火。可宁老夫人则不然,她是相当激动呀。

   在她眼里,她这孙子就是欠教训,可惜她年岁大了,体力脑子都跟不上了,教导宁侯那是有心无力了。

   现在有一人让宁脩吃了闷亏,这在宁老夫人眼里,那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人才呀!

   出于惜才,也不能让宁脩轻易就把人弄死了。

   也就是宁老夫人这种想法,致使宁侯现在也未把人找到。

   都说家贼难防,在宁侯眼里,宁老夫人有的时候就是那个贼。他找人,她干预,添乱,传递虚假情报,但凡能做的都做了。

   那无所不用其极的阻挠,让宁侯不止一次怀疑,她这祖母是不是跟那愚蠢的强奸犯是一伙儿的。

   吴嬷嬷听了,看宁老夫人对强了宁侯的人爱惜有加样子,轻声道,“老夫人,老奴最近从莫风口中得知,侯爷与苏小姐的事好像没那么简单。”

   “怎么说?难道还有别的内幕不成?”

   吴嬷嬷点点头,低声道,“驸马府那边是想用手段搭上侯府,这点没错。但……”吴嬷嬷说着,往外瞅瞅,确定宁侯没折回来,才说道,“可驸马府那边指定的目标好似不是宁侯,而是大公子!”

   大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宁脩的兄长,宁晔!

   宁老夫人听言,神色不定,“不是宁脩,竟是宁晔?”

   “是。”吴嬷嬷应,有些话没敢说。

   驸马府那边应是觉得对侯爷下手太冒险,也很难成事。所以,才选大公子的吧。

   因为大公子身体病弱,人性子也温和宽厚,好推到也好拿捏,苏小姐行事起来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那,那最后怎么成了宁脩了?”

   吴嬷嬷徐徐道,“那一日是皇帝生辰,侯爷喝了点酒,好似是在出去醒酒时误触了机关,误打误撞的掉到了暗室,之后又吸入了暗室内早已焚燃的迷香,一时意识模糊,这才,这才失了身!”

   说一个男人失了身,让吴嬷嬷感觉怪怪的。但,这就是事实,也只能这么说。

   宁老夫人听了皱眉,“这也不对呀!就算宁脩什么都不知道。但苏言不是清醒的吗?她应该什么都知晓才对呀!既然知道不是宁晔,她怎么还下手了?难道……难道她心里也中意宁脩?所以,将积极将把人给强了?”

   吴嬷嬷忙摇头,“不是的!苏小姐行事时,一直以为那是大公子,根本不知道是侯爷。”

   “这怎么可能?她又不瞎,又不是没见过宁脩和宁晔,怎么会不知道是谁!”

   吴嬷嬷道,“老夫人,那可是暗室,连点光都没有的。苏小姐她是个女儿家,又年幼,当时被逼迫着做那种事儿,她当时肯定心里都是哆嗦的,定然不敢点蜡烛,灯火通明的去做。所以,肯定连人都没看清,摸索着稀里糊涂的就做下了。”

   宁老夫人听了,恍然,对呀!不是所有女人都像她这么厚脸皮的,敢在灯光下做任何事。苏言肯定是点蜡烛,没看清人。

   “这么说来宁脩是平白失了身,平白被强了?”

   “是……”

   宁老夫人听了,感觉好笑,随着又问道,“那苏言呢?她事后跑什么?是被吓跑的吗?”

   “这个,应该是。”

   大概是完事后,偷偷点蜡烛看了一眼,最后发现躺在地上的不是大公子,而是邪性难测的宁侯。然后,就吓跑了。

   “哈哈哈……”

   吴嬷嬷思腹间,听宁老夫人突然笑了起来,“吴嬷嬷,我想宁脩在知道这事实真相的时候,肯定是先当火大吧!”

   如果驸马府还有苏言,对宁脩下手,是处心积虑的想谋算他的人,借助他的势,那也就算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遭人稀罕的。但事实呢?偏偏就不是!

   先是驸马府畏惧于他,根本没选他。之后又是苏言,如果没强错人,那么她可能就顺着驸马府制定的计谋留下了。可一看强的竟是宁脩,人家毫不犹豫,毫不迟疑的跑了!

   这说明什么?

   说好听点是怕他,说难听点,那就是没看上他。

   想着,宁老夫人笑的直拍桌。

   得了你的身,却没看上你的人。所以,宁脩这就是被人嫌弃了没错吧。

   也因此,苏言在宁脩眼里,那就是一愚蠢至极又绝不能饶恕的恶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